上海书评胡桂林︱我与叶浅予先生的交往琐忆
他生于1907年,算起来那年慈禧老佛爷和名义皇帝光绪还都在世呢,风也萧萧,雨也萧萧,他几乎走完了最动荡的20世纪,大时代的变革他都经历过。 ...
南方周末周作人舌尖上的记忆(李长声  )
在国内偶尔也说到绍兴,起因大都是那里乃鲁迅的故乡。来日本以后经常说绍兴了,却不是因为他,说的是绍兴酿的酒。 ...
三联生活周刊书与人:生长在那不勒斯的女性史诗
“如果你还没读过费兰特,就好比你在1856年还没读过《包法利夫人》……”——《格兰塔》 ...
上海书评深柳堂读书记︱钱陆灿批点本杜诗
一千多年来,杜诗受到了广泛的阅读和研究,以至于有“千家注杜”之说。钱陆灿作为虞山诗派继钱谦益之后的代表人物,曾多次批点杜诗,他的批注也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
上海书评徐靖 沙青青︱百年甲子园:青春、热血和乡愁
在日本社会的集体认知中,甲子园并不是一项单纯的体育比赛,而是一场日本人对“青春”、“热血”和“毅力”乃至所谓“日本精神”的朝拜之旅。 ...
南方周末四篇小说与我的历史研究(李凭  )
至今半个世纪过去,虽然我已背不出全文,但是文章的开头却记得真切:“她也是一个美丽动人的姑娘,由于命运的差错,出生在一个小职员的家里。” ...
吕品今年参加的爱丁堡图书节节目
Stuart Delves & Jamie Jauncey两位作者参与编辑和写作的这本书Established: Lessons from the World’s Oldest Compani ...
上海书评刘柠︱承平的平成:三十年来日本的所失与所得
平成幕落,改元在即。但我相信,改元后的日本,并不会迎来一个全新的时代,其全部课题和矛盾,应该都是对平成的继承。反思平成的所失与所得,很大程度上,也是开创未来。 ...
上海书评李思园 沙青青︱帝国与野球:甲子园的暗面
日本学生棒球兴起之时,正是甲午战争落幕之际,近代日本正迎来第一波民族主义、帝国主义思潮的高峰。棒球运动某种程度上替代了“武士道修炼”,成为日本帝国的“新国粹”。 ...
南方周末春日夜访北窗下,怀张师秀亚先生(1919-2001)(罗青  )
此信虽是用自来水笔写的,但运笔指转腕使,流利畅快,字体大小相间,宽窄呼应,或连或断,顿挫有致,文不加点,一气呵成,当是用意之作。可见老师从少女时代,就留意书法,勤练行草,没有二三十年的 ...
上海书评伊沛霞谈宋徽宗
徽宗不是完人,但也没有前人形容得那么不求上进,如果不是时运不济碰上乱世,他也许可以写写画画做个太太平平的好皇帝。 ...
黄集伟我是一个忧郁的肥宅
  一周语文  ▍ 2018(34周) ▍2018-8-20~2018-8-26    本周单字生,生娃的生。 粗粗地看,汉语熟词“生育”语义重叠,“生”即“育”“育”即“生”,可 ...
上海书评孔亚雷︱菲利普·拉金:事后烟
如果说拉金有什么故弄玄虚之处,那就是他从不故弄玄虚。这部《诗全集》可以说完美地体现了这种拉金式玄虚的悖论。 ...
南方周末一个“局外人”的中国家史写作 | 佳作重读(南方人物周刊 徐琳玲  )
以女婿身份写妻子家族故事,周锡瑞说自己关注的是社会史,“我要解释运动或者革命的历史大潮流,和一个社会基本细胞-家庭是怎么相互影响的。以及,在一个很长的历史阶段里,一个家庭的作用、结构和 ...
上海书评西索讲坛︱沈卫荣管窥美国藏学③:中国藏学该接哪根国际的轨
藏学研究绝对应该回到西藏和藏学本身,从刻苦学习藏语文开始,努力读懂不同形式的藏文文本,在西藏文明自己的语境中来寻求正确理解藏文文献和西藏人文社会的方法。 ...
南方周末高艳津子与《形隐·不离》舞者是萨满(南方人物周刊 邓郁  )
悬浮的太阳,水晶球里的人,格陵兰岛冰块融化与水彩融合成就的画作,水钟摆在泵与电中创造出的不规则永动,水幕里若隐若现的彩虹……成长于冰岛和丹麦的艺术家埃利亚松,习惯从自然和地理间获取灵感 ...
南方周末把这样粗粝现实的纪录片搬上院线,怎能不支持(朱白  )
如果你关注今日头条或者其他自媒体、新闻APP,大体上除了国家大事,应该被动看到最多的就是房价、股市和创业之类的新闻了吧。 那些譬如自如、阿里巴巴、天使轮、罗永浩、罗振宇、吴晓波、俞敏 ...
上海书评俞晓群︱五行占:鼠妖与王莽窃位
班固《汉书·五行志》貌之不恭序文中,本来没有鼠妖一项;直到《新唐书·五行志》才将鼠妖正式列入序文中,即“时则有青眚青祥、鼠妖”。 ...
上海书评西索讲坛︱沈卫荣管窥美国藏学②:我们仍被囚于香格里拉吗
近年来通过洛佩兹的努力,美国的本土藏传佛教研究与美国主流学术的关联变得越来越密切了,但与此同时,它与西藏、藏传佛教和传统藏学研究之间的距离似乎越来越远了。 ...
南方周末各大城市房租排行榜出炉!你一个月要交多少钱?(附房租地图)(21数据新闻实验室研究员 毕凤至 叶映橙  )
你是“漂一族”中的一员吗? 在北上广深,还是在其它城市“漂”呢? ...